首页 > 财经 > 正文

学霸君“爆雷”,2021在线教育如何破局?

作者:管理员 | 时间:2020-12-31 13:42:39 | 来源:本站

 

  元旦未至,惊雷又起。

  12月27日晚,在线教育机构“学霸君”被传破产。

  有消息称,学霸君资金链断裂,申请破产,将于1月1日官宣破产,许多班主任、老师、规划师被辞退,不仅老师工资拖欠不发,而且家长缴纳的学费也无法退还。

  “爆雷”事件发酵多日,学霸君方面尚未公开发布相关声明,这让很多公司员工、教师、家长纷纷扛旗维权,曾担任学霸君品牌代言人的海清,也迅速通过工作室发出声明:“工作室与学霸君的代言合作已经终止,海清女士与学霸君已不存在代言关系。截止当前,学霸君仍拖欠工作室代言期间的款项。”

  另据《中国经营报》公开报道,12月29日,学霸君CEO张凯磊曾通过钉钉回应,“公司目前正在筹钱、安置员工,并向政府汇报。因为具体方案还没出来,暂时无法发布公告。”

  01

  学霸君“爆雷”事件背后不仅是“1对1”模式的溃败

  学霸君成立于2013年,也是教育业内公认的在线教育元年。

  起初,学霸君主营拍照搜题产品,和猿辅导、作业帮起家的产品相仿,是国内最早涉足拍照答疑类APP的机构之一。

  在凭借题库工具积累了最早一批流量后,学霸君在2016年推出了“1对1”在线教育课程,随后一直以此作为核心业务。2018年,公司全年流水总额过10亿元。

  昔日估值10亿美元的“独角兽”,发展至破产传闻缠身,有业内人士认为,学霸君的衰落,背后是其主营的1对1模式的溃败。

  “相较于大班课、小班课的班型,一对一的先天劣势是师资成本过高、毛利太低。据报道,业内一对一毛利率普遍在40%以下,小班课在50%左右,大班课则可以做到60%-80%。”

  “成本高、毛利低”这一问题,也使其他在线教育品牌也对“1对1”模式愈发谨慎:

  “猿辅导”早在2019年初关停了一对一业务,着重押注大班课;“掌门1对1”虽然占据垂直赛道近八成市场份额,但今年“掌门教育”也早早推出了大班课、小班课、启蒙教育等其他课程品类。

  然而,学霸君的衰落,绝不仅仅是“1对1”模式的溃败。

  在目前的K12领域,核心的服务模式主要有大班课、小班课,以及1对1三种。各种班型之间,可以说各有短长。

  大班课毛利高备受青睐,未来可能会困于获客;

  小班课风靡一时,然而好老师的稀缺会导致管理成本上升;

  1对1则就是典型“叫好不叫座”。

  而且,无论你采用哪种班型模式,或者说几种班型搭配使用,都改变不了目前在线教育行业的普遍现状:亏损。

  2020年的在线教育行业,似乎更是格外残忍。

  2月13日,在线教育品牌“明兮大语文”由于资金链断裂宣布停运,成为2020年倒闭的首家线上教育机构。在线教育的上一个惊雷则来自“优胜教育”,11月5日,优胜教育创始人陈昊在公开道歉信中,陈述了优胜教育面临的问题。

  除了这些成立多年规模较大的知名教育机构,还有更多的腰部、底部机构在2020年无声无息的“死”去。

  在这场惨烈的“生存战”中,或许有比“班型模式”更底层的问题。

  02

  高估值 高营销费 高亏损

  在线教育的致命“三高”

  据《商业数据派》根据公开信息统计:

  2020年1月-11月末,在线教育行业共披露融资事件89起,与2019年同期披露的136起融资事件相比,减少了34.56%。

  尽管融资事件数同比减少,融资总额却实现激增,截至11月末,2020年在线教育行业披露的融资金额共计约388亿元,较比2019年同期的108.75亿元,增长了256.78%。

  在线教育行业,来钱容易、烧钱更容易。有人戏称,“在线教育,实时烧钱”。

  备受资本市场青睐的背后,是在线教育行业致命的“三高”问题:高估值、高营销费、高亏损。

  安信证券数据表明,在线教育公司的营销费用都趋于40-50%区间,而资本涌入后,各家的推广似乎也形成了某种“内卷”的状况。

  如今,马路边、地铁上,到处都是在线教育产品的广告。各家在线教育公司都加大了营销费用,于是,市场平均获客成本被抬高。

  与线下教育机构相比,在线教育公司更在意规模化,似乎“一朝垄断,终生无忧”,然后过度追求规模化,终于把在线教育困在了高营销费用的怪圈,以至于在线教育公司行业普遍实现亏损。

  可以说,“始于团购、成于滴滴、终于ofo”的用钱“烧”规模的创投通用逻辑,并不能完全适用于教育行业。

  教育本身是一个慢行业,是持久之战,不是闪电战。近几年闪电式的消耗战,已经让部分在线教育公司“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

  而持久战中,稳健、健康、可持续是第一。

  03

  野蛮生长过后

  在线教育将走向何方?

  现在,很多人都期待着教育行业竞争升级——逐步从野蛮生长、疯狂烧钱的阶段过渡到形成寡头竞争的阶段。

  不过,从目前各个大机构的情况来看,不论是“老牌劲旅”的新东方、好未来,还是“新兴巨头”的跟谁学、猿辅导、作业帮等,都还在凭借其雄厚的资本力量激战沙场,且尚未有明显优势的玩家出现。

  “巨头卡位赛”仍在继续,这种情况下,行业内大的整合暂时还不会出现。

  不过,在线教育已经走向下半场,比拼速度和规模的时代终将过去。至于在线教育将走向何方国盛证券《教育在线流量井喷,商业模式加速进化》的研报中指出:

  能较好地平衡人效和体验,以及可复制扩张的模式,是教育龙头成长的核心。

  短期来看,疫情带火了在线教育,对整个教育行业来讲都是一个巨大红利,但中长期看来,在线教育能否走好下半场,以及未来如何破局,不妨从这四个角度思考:

  1、成本控制。任正非曾说过一句话:“管理中最难的是成本控制,没有科学合理的成本费用控制方法,企业就处在生死关头”。显而易见,烧钱大战中,成本无法有效控制、资金链跟不上的玩家们,只有惨烈出局的份儿。

  2、教学体系。教育行业教师是核心,要规模化扩张,核心在于有完善的教学课程体系,从而降低对教师的依赖,并可依托课程体系持续有效培训出合适的教师队伍。而能否实现用户留存,主要取决于老师的授课水准和课程品质。

  3、下沉市场。跟下沉市场电商发展的逻辑一样,三四线城市及城镇已经成为了在线教育市场的又一片蓝海。在线教育的优势与特点,正好能够弥补教育资源在下沉市场中的紧缺或者质量要求。

  4、高新科技。能够将人工智能、大数据等运用到教学上,针对每一个学生的不同表现,特别是学习上的薄弱点、易错题等,依靠网络的随时随地和庞大师资,精准匹配,提供更精准的个性化辅导,在未来的竞争中,将日益发挥重要作用。

  归根结底,所有竞争最终还得回到效率、用户、产品和体验中。

相关新闻

  • 再次约谈蚂蚁集团,释放了哪些重磅信号?

    4月12日,央行、银保监会、证监会、外汇局等金融管理部门再次联合约谈蚂蚁集团。  央行副行长潘功胜就约谈情况答记者问的信息量大,包括再次约谈蚂蚁集团的考量、蚂蚁集团的整改方案内容、如何加强平台企业的金融监管以及强化国际金融科技监管合作等。  中新社国是直…

  • 转型深耕保险主业 富德生命人寿获评第十四届金蝉奖“年度寿险公司”

    近日,在由华夏时报主办的华夏机构投资者年会暨第十四届金蝉奖颁奖盛典上,富德生命人寿荣获第十四届金蝉奖“年度寿险公司”奖项。近年来,富德生命人寿积极推进专业化转型战略,不断优化产品结构,持续推进科技赋能,提升客户体验,同时在扶贫公益事业上不断加大投入。在…

  • 富德生命人寿力推消费者权益保护

    在科技赋能、保险行业集体转型升级的今天,保险消费者的权益保护工作日益为监管层和行业重视,堪称达到前所未有的程度。  走过风云激荡的2020年,富德生命人寿董事长方力在发表于媒体的2021年寄语中表示,基于近年来专业化、高质量转型的阶段性成果,“为公司平稳度过2…

  • 数字货币推动数字化转型

    数字货币推动数字化转型吕鹏辉/中创时代大数据咨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 一、数字货币是什么?根据新华网的对人民银行数字货币定义,人民银行数字货币就是人民币电子版,我国央行将要推出的数字货币有国家信用背书,可以说是人民币的电子版本,因此,央行的数字货币是具有法…

返回顶部